服务热线:67158517

遵义医科大学“水木清华”项目建设乱象调查

3
发表时间:2020-05-12 10:02作者:张晓峰来源:渝茶网

据不知名的购房者透露,他们作为教职员工举全家之力购买的遵义医科大学(原遵义医学院)职工住宅“水木清华”的住房,迟延1年多时间才接房,而且接房1年多后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办理好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屋产权证,他们心里一直很忐忑!

据了解,水木清华项目的劳务班组、劳务分包单位和材料供应商的款项,从开工至今5年多仍不能全面解决。农民工和分包单位多次信访维权未果后,纷纷起诉总承包单位二十一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二十一冶)和开发商贵州高校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系遵义医科大学所属全资控股公司,下称“高校公司”),两公司成为了红花岗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的常客。

为寻求真相,笔记对水木清华项目建设的乱象进行了初步调查。

遵义医科大学授权校外人士任项目负责人

事情要从201456月份说起。

通过朋友介绍,二十一冶经营人员认识了遵义人何巍,“都说他在贵州教育界路子广得很。”何巍向他们表示,自己有内部关系,能通过围标的方式拿下水木清华项目的开发和施工总承包业务,但需要二十一冶投资。

二十一冶筹集资金后,先后向遵义医科大学和高校公司水木清华项目部支付了共计1700万元联合开发保证金和投标报名费,并通过不相干的商丘市国基建筑安装有限公司委托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向高校公司提供了1.5亿元的银行保函,二十一冶为此支付了部分保函费用。在何巍的协调下,20147月,二十一冶与遵义聚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聚鑫公司)作为联合体,在“水木清华”项目联合开发的招商过程中予以中标。

吊诡的是,二十一冶和聚鑫公司联合中标后,与高校公司签订联合开发合同的却没有二十一冶,仅有何巍挂靠的聚鑫公司。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聚鑫公司在履行其与高校公司签订的联合开发合同过程中居然没有投入一分钱的开发资金。

更为夸张的是,20141230日,高校公司就“水木清华”工程项目向何巍出具了书面的授权委托书,授权何巍作为水木清华项目部的委托代理人,全权负责本项目的一切开发事宜且承担因运作本项目而产生的相关法律责任。

遵义医科大学相关领导承认,何巍并非该校及高校公司员工。但并未说明,为何一个公办高校的新校区建设项目,竟由一位与该校和高校公司不相关的人出任全权负责人。

房地产开发需要建设行政主管部门颁发专业的公司资质,但实际负责水木清华项目开发建设的专业人员居然也不是高校公司的员工(没有社保关系),而且高校公司居然委托一个非本公司员工且没有房地产开发专业技术资质的何巍全权负责水木清华项目的一切开发建设事宜,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试问何巍凭什么来负责?又凭什么来承担责任?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蹊跷?

迟延交房的原因探访

2014年12月20日,二十一冶与高校公司就总承包水木清华项目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实际早在201410月份便由二十一冶开始垫资施工。作为联合开发方的聚鑫公司及其内部承包人何巍从未向水木清华项目履行投资义务,该项目联合开发方全程零投入,全靠收取购房款或向医科大学拆借方式支付工程款,高校公司水木清华项目直至20157月才支付二十一冶第一笔300万元工程款进度款。

由于开发资金严重不到位,导致劳务班组长期停工闹事,农民工成了新蒲公安机关110的常客。何巍又通过高校公司水木清华项目部直接支付劳务班组工程款的方式架空二十一冶,导致二十一冶在项目建设中直接失去了话语权,根本无法正常安排各班组的施工工作。加上何巍组织没有开发资质的项目部抑或说自然人对水木清华项目进行开发建设,导致整个项目建设过程中矛盾重重,造成项目工期拖延2年多才基本完工。这应该就是延期交房的原因之一吧!

不能如期办理房产证的原因探访

在何巍看来,虽然自己拿不出钱,但拿到了代理人授权,已经是“水木清华”项目的“话事人”了。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运作”。他先是以“维护关系”为由,要求二十一冶将其就“水木清华”项目总承包范围内的部分土石方工程、消防、绿化、弱电、电梯等单项工程项目“无偿转让出来”。后来,何巍甚至不经过二十一冶允许,擅自将土石方工程、空腹楼盖工程、大门工程等直接发包给不具备相关资质的劳务施工队伍,这直接导致工程项目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且对应工程竣工验收资料无法闭合,造成水木清华项目的竣工验收资料一直不能正常归档备案。加之,交房后何巍对二十一冶项目部断水断电,导致其无法及时整理工程竣工结算资料。

这应该是导致延期办理房产证的原因之一吧!

过河拆桥,尚欠数千万元款项拒不支付

项目建设过程中,何巍过河拆桥。

20165月起,何巍指使高校公司水木清华项目部将工程款直接支付给劳务班组和材料供应商,想借此直接架空二十一冶,拟将其踢出局。

201610月,何巍授意并组织带领十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强行破门进入二十一冶项目部施工现场,强制拆除施工围挡,挖断施工管道,并恐吓二十一冶的施工管理人员,意图将二十一冶直接赶出场。

20181110日,何巍对二十一冶水木清华项目部强行断水断电,导致工程项目的后期维修整改和竣工结算资料的整理工作不能正常开展。同时,何巍单方面将联合体投标协议废除,公然将“水木清华”项目的二期工程发包给二十一冶以外的施工队伍施工。

2018815日,高校公司与二十一冶签订《水木清华项目工程竣工验收及整改工作和工程款支付协议》,约定高校公司在2018930日前代为二十一冶直接支付25家单位及个人劳务款及材料款项共计2040万元。实际上高校公司至今仅代付了830万元劳务款和材料款,尚欠1210万元款项至今拒不支付。除此外,高校公司拒不据实与二十一冶办理工程结算,按施工方报送结算报告,高校公司尚欠二十一冶工程尾款约6000万元。二十一冶多方投诉无果。

遗留问题的迟迟得不到解决

受到何巍的“压迫”,二十一冶只能找遵义医科大学时任建设工程指挥部指挥长王子正副校长解决问题。20193月左右,二十一冶公司领导为了解决水木清华项目工程欠款和工程竣工资料的相关遗留问题,曾多次联系建设工程指挥部指挥长王子正副校长反映情况,但王子正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见面,当然也解决不了相关问题。

实际上,根据会议纪要和记录,王子正副校长曾多次召集并主持专题会议,拟解决建设方、总包方、劳务公司等“水木清华”项目参建单位的诸多遗留问题,但所有问题都流于文件,并未得以实际解决,王子正副校长对此也不闻不问。

据悉,何巍正是通过关系又借助二十一冶的资质和资金,才拿下了“水木清华”项目,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取得了水木清华项目的联合开发权。何巍以时间换空间,最终实际独立拥有了价值2亿多元的水木清华项目二期土地使用权及其开发权,成为了最大人生赢家。而二十一冶作为出钱、出力最多的一方,到头来连最基本的投资款都无法全部收回。

上述神操作是否合规合法?因此留下的很多遗留问题该由谁解决?受损失的国有资产、购房职工以及农民工的权益该如何得到保障?此事件何时有结果,本网将继续予以关注。


文章分类: 渝茶说法
分享到:
传播渝茶文化
推广渝茶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