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67158517

重庆种的艾草:艾草茶

22
发表时间:2021-11-01 10:21来源:网易新闻

某一年,某人从北方带了几株艾草根回来。将要枯萎的根茎显得毫无生机,全然不知道能不能种植成活过来。次日清晨,我荷锄而出,在屋子的后面寻得空地把它们分散种植了。种植的位置正好对着卧室的窗户。至此,我每晚坐在卧室窗前看如黛山丘时总有阵阵淡淡的艾草香味。

某人矫情,总说艾草香味让人清醒十分,睡眠很受影响,夜夜熏得她梦中萦绕。后来,我傍晚时分就少开窗了。总是清早醒来开窗就迫不及待地深深呼吸一回艾草的清香。

由春入夏了,艾草葱葱郁郁起来,长得很欢快。整个窗户前一大片全是艾草领地了。重庆盛夏酷暑干旱,土地常常被炎热炙烤地发散出一股焦味。每每于此,我就在傍晚日落西山时用洗车的水管为艾草洗澡。我把水龙头调节到高压模式,对着这一片艾草猛喷水。“哗哗啦啦……”的流水声,仿若是淋浴着一群妙龄少女。摆动的枝枝叶叶愈见青翠欲滴,挂在不规则艾叶片上的水滴恰如豆蔻年华女子唇边的一滴涎。土和艾草不知喝了多少清水,似乎艾草的茎杆都要膨胀了的时候,我才关闭了水阀。

那一夜,窗户外的氛围分外愉快。有很多虫鸣声伴奏着艾草睡眠,也有星光落下时一片旖旎的艾草闪烁景色。

醒来的时候,我去剪艾草叶。土稀松得很,无从下脚,也不忍硬生生地踩踏下去。使劲地提着脚步,亦步亦趋地凑近艾草跟前。我用剪刀剪下几片艾草叶,包裹在麻布小口袋里。剪刀夹剪下一片叶的一刻,能清楚看到叶柄处流淌出来一点滴水,清水的水滴里掺杂了丝丝缕缕的乳色。这个时候,一股悠悠艾草味,浓郁得让人心神摇曳。

装裹好艾叶,带到书屋里去。有书友来到时,取出一片,放到玻璃茶壶里,用沸腾的开水冲泡了,顿时满屋都充盈着艾香。

我答说:艾叶茶,没有任何加工,自己栽种的小叶艾叶,喝吧,喝了蚊虫都不再叮咬了。

一壶艾叶茶不够喝,需要再续满水,边喝茶边聊天。玻璃壶的茶水从青青色变成了淡淡黄色。书友起身离去的时候还是会夸赞一句“茶不错啊!”

说来也是有很多巧合,窗前的艾草确实有别于其他艾草。只是它的艾草叶片就不同于普通常见的艾草叶。屋子后的艾草叶清香淡雅,少了浓艳的中药艾草香味。大概是它从北方干燥地方移植而来湿度高的重庆有关。其叶片边沿犬牙交错,齿齿相较,错落有致。它叶肉肥厚而不腻,叶的两面都布满了白茫茫的细毛,如同毛尖茶的茶毫,入了沸水又全不见了半点形状。

有一日,我正在剪艾草叶。过来了一个老妪,她说这种艾草重庆少有得很。它的叶子与重庆的艾草叶子比较起来要小很多,这个小叶子的艾草发出来的气息也清幽了些,不熏人,显得温和。叶子结的也密集了些。重庆本地的艾草一根主杆壮实地生长,主杆上很少发出嫩枝旁丫。中秋节收割的时候,从根上砍下一刀,一把握在手里,很有重量。而这里的一片艾草主杆纤细,似女子的手指一般。它每生长一节便旁生出一对分枝,左右齐开,旁枝在各生出旁枝,旁支别系的感觉很明显。故而,虽只有几支枝芽,却发散开了一小片绿油油的艾草地了。这片艾草的底部是别有洞天,空洞而透彻,离地十厘米左右的间隙里绝不生分枝。俯身看去的时候,能清晰地看到艾叶与土地之间是一片空洞的层面。

它从干燥的北方移植而来,到了这西南的湿潮之地。它不知道该如何生长,它想着先分散几枝枝叶,用枝丫上的叶片抵御酷热的太阳光。它用这个方法保卫着自己,伪装出葱郁的外表来,掩饰着原本具有药效的艾草味儿。西南重庆随风小而少,却也要顾及偶尔吹来的热浪,这一层挨着土地的空层就是艾草预留下来通透热风的吧。

春来了,暖暖的风雨润湿了艾草的根。我祈盼艾草今春能适应西南酷热地的环境,自由自在地生长,舒展开每一片艾叶。我期许着今年的艾叶茶,更期许着与有趣味的书友一起喝这些艾叶茶。

艾草,艾草呀!窗前屋后的艾草,让药效艾香散得更远更远吧!夜色星空,今夜的梦会与艾香共枕眠吗?


文章分类: 重庆茶新闻
分享到:
传播渝茶文化
推广渝茶品牌